• 2012-01-26

    半夜自省 - [『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elena-logs/189077416.html

    构思小说的时候,容易反省自身。

    这么多年来,只有在构思小说与看小说的时候最能心情沉静——所以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沉静过了。被浮躁淹没久了,觉得自己似乎也就是那么轻飘飘的人。短暂的找回一些沉稳感觉,并不觉得荣幸或欣喜,亦不恐慌失去。很早之前就变成了一个无所谓的人。无欲无求无所谓,所谓消极。

    年轻的时候喜欢思考,容易轻易陷入沉迷,容易轻易刺痛自己。不再年轻以后容易被别人刺痛,但擦擦就过去,不会再如少年般痛的彻夜难眠。那些伤口在出现的一瞬间业已陈旧,因为在长久的时间里看过的经历的都蜕化为最淡漠的茧。强行剥离,固然疼痛流血,但那淋漓的痛楚与快感却已不能存在。除了恼人的满手血污,甚至都不能带来更多烦恼。

    苦闷无聊或许,痛苦的愉悦与畅快却奢侈了。

    因此愈发不知悔改。

    人们发现老人多固执,很多时候并不是观念守旧之故,而是对所谓苦痛都已不再敏感,加上没有精力,懒于悔改,才愈发执着于原物。

    由此说来懒也是致命伤。有时候自我保护远比迎头受击来的麻烦,不如头破血流一场,精彩纷呈,反而好看,痛便当门票吧。

    新小说与万花有关。不得不承认虽然这个门派我远不如五毒来的熟悉,但无论从亲切感还是门派文化上都给予我诸多灵感和发挥空间。

    半架空,只是突然被一个名字勾起一些想法。

    《决逆万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