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16

    关于君不誓 - [『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elena-logs/35270044.html

    虽然近来都没有时间动笔,但我依然不时构思着《游龙》。这个题目本是起来好听的,现在却意外觉得适合。可能君不誓这个人,需要的就是这样高贵又洒脱的标题。

    沈坷爱君不誓,爱得辛苦,爱得坎坷。或许君不誓当初给他起这个名字,已经决定了他之后的命运,如此说来在《游龙》里名字有特别意义的人,除了君两兄弟之外又多了一个。

    沈坷了解君不誓,竟还爱他。这点连我这个当作者的也感到很奇妙。严格来说君不誓当然不是坏人,他通晓天命,处世稳重,待人平和,甚至还可以加诸主持正义、勤劳勇敢一类颇有些恶俗的形容。这毫无疑问是个好人了。问题在于,一个通晓天命的人,会不自觉地拉开与普通人的距离。

    恩罗曾经问过君不誓:“难道你掌握天命,却从来没有想过当皇帝?”

    君不誓的回答并非“我所知晓的天命是要你当皇帝”,而是“这世上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位置,不过爬到最高,才是做到最好。况且当你知道世上有一件事只有你能做,你难道不会想把他完成?”

    对此,恩罗无解,因为适合他的位置,本来就是最高的那一个。而南宫游阙的答案是“为了完成这件事,给我皇帝也不做。”

    所以恩罗没有办法爱君不誓,尽管他有充分的机会和理由,而他也没法讨厌南宫游阙,因为这个男人可以帮他完成一些他做不到的事。

    人一旦有了什么强烈的执念,就有了淡薄其他方面欲望的可能。

    而沈坷对君不誓的执念,反而是因后者的一次次不告而别而越加根深蒂固。离别更相思。孤寒之后获得的怀抱,反而愈加温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到最后竟然成为爱的折磨。

    虽然君不誓在完成自己的事之前,都永远将天命摆在爱人之前,而正如他给自己起的这个名字,永不言誓。而沈坷却能将追逐他作为爱他的方式,并不需要君不誓来给他任何心安保障,这难道就是……破锅配破盖?

    分享到:

    评论

  • 感觉又换BGM了嘛= =+可能是没留意了。

    那个,我看到最后的恶搞竟然完全不觉得感受到了恶搞的感觉……真有意思诶。

    是以落笔。
    回复Lifeator说:
    没有啊……还是诺丁山那首
    不过我正打算换
    2009-02-17 15:1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