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13

    【田岛X花井】借你我的手 - [『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elena-logs/6652662.html

    Hihi,花井~”

    “呜哇!”

    咚。猛然的撞击把花井吓了一跳,眼镜从鼻梁上跳楼去势凶猛,还好花井及时皱起鼻子心里默念着你可不要想不开。

    后背被炽热的身体一下贴住了,一双手臂从背后伸过来环住了腰,田岛从花井抬高的手臂下探出头来,露出猫一样的神情。

    “要不要去吃绿豆煎饼?新出现的摊子,据说味道超~~~赞哦!”

    “我要回家吃饭啦。”花井皱起眉毛看着田岛,却被对方以加倍的气势瞪回来。

    “不加餐会长不高的!”

    真牵强的理由。

    花井俯视着表情激动的田岛,大大地叹了口气。

    “我是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再长高的必要……哇!”

    仿佛带有魔法的田岛之手,正以诡异的角度捏着花井的胸肌。

    “干什么…呜哇!”

    “你还远不够壮实嘛,增肥增肥!”田岛反复确认着花井胸肌的手感,自顾自地下了判断,“话说花井君,你这个反应,难不成连‘性骚扰’也没遭遇过?”

    “性……什么性、性骚扰!”被“性骚扰”的对象一时激动得口吃起来。

    ——要说花井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大概就是抓住自己队里的四棒恶补语文到不会乱用敏感词汇的正常人水准吧。

    “……我说,那么想吃的话你可以自己去吃啊。”

    听到花井这么一说,田岛的手立刻垂了下来,哀怨地按了按自己开始惨叫的肚子。

    “没有……”

    “啥?”

    “没有钱!今天份的零用钱已经在上午加餐的时候吃掉啦!……啊,这么用力的说话,果然饿的更厉害了呢……花井队长,重要的四棒要饿死在你面前了!呜……”

    “…………………………………………”

    够了。

    花井的手终于还是不自觉地扶上了额头。

    “我请你就是了。”

    “万岁!”

     【所以我们说有一些人是天然的野生物种,不是谁手里的食物都吃但认准的了也就粘紧了。还有些人真不知道是上辈子四处欠钱还不干净,还是一些牵挂竟能续到今生。】 

    “早!”

    确实很早。

    五点半花井睡眼惺忪地跟在田岛后面走进练习场时,忍不住怀疑走在自己前面的其实是外星攻占地球的前哨人员。虽说作为西浦棒球队的理智派之一,花井迅速否定了自己的荒诞想像,可是……

    连吃三个绿豆煎饼大叫着满足,硬拉自己住下聊天聊到三点,五点钟又大声把自己吵醒,神采奕奕地来练习的田岛,怎么看也至少不是普通人吧。

    花井在不被注意的时候用力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随着泛上来的些微泪水,一阵恍惚。

     

    “田岛。”花井看着以惊人的速度一口气吞下三个绿豆煎饼的队友,突然想开口叫他,连自己都很惊讶。

    “嗯?”

    两个人一起躺在田岛家院子里。铺上凉席,面向天空,不知名的虫儿安静地鸣叫,风从折起的腿下贴合的上下眼睫交握搁在肚子上的手指间无声无息地穿过。人仿佛已经化在这一片“夜”的气氛中,不假思索。

    “你……有打出过全垒打吗?”

    话一出口,花井就感到了些许后悔。不知怎么自己竟会脱口而出这个问题,是百枝教练的话一闪而过,还是自己,其实一直放不下这个问题。

    一颗星星经过云层,于是被裹得无法动弹。

    “有一次……嗯,还是没有吧。”

    田岛的口气听来轻松,却是难得的犹豫,仿佛考试时的选择题,涂了又改,心里没有正确答案。花井惊讶地转头,看他的侧脸在夜色中依然有着平静的轮廓。

    “只有那么一次,因为和对方的比分一直胶着,之前应该很好打的球竟然失手了,于是很泄气地胡乱挥棒,用了自己能用的最大力气。”田岛停了停,花井好像能感觉到他轻轻咽了下口水,“本来是已经放弃了的,结果却意外成了全垒打。”

    啪,田岛狠狠拍了自己大腿一下,大概是蚊子。

    “再见全垒打。”

    花井下意识地挠着手臂的手顿了一下,田岛不疾不徐的声音平稳经过。

    那不是很好吗?想这样说,却说不出口。为什么语言如此艰难,各自都有着凌厉线条,无法像谁谁谁的肋骨一样自动填补空档。

    “……一点也不高兴。不是用心的我,不是漂亮的打击,只不过是一个恰巧飞对了地方的坏球。”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田岛翻了个身,直勾勾地看着花井。“那个根本就不是全垒打,对吧?”

    花井张了张嘴,无法出声,只好安慰自己说田岛也许并不想要答案。

    “虽然不能轻易说什么放弃,可是人就是有无法做到的事情,就好像我没法投出三桥投的球,所以我……”田岛重新翻回仰卧的姿势,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好像只是在细心听着虫鸣。

    “所以花井队长,拜托你了呢。”

    拜托你了呢。

    花井闭着眼,没有应答。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睡着了,田岛笑嘻嘻的脸,击球前严肃的脸,被教练K时皱起的脸,各样的田岛的脸,模模糊糊地在脑子里晃个不停。花井闭着眼睛一阵又一阵眩晕,虫鸣适时穿进脑海,击断了最后一根弦。

     

    “喂喂,花井你不说话就是同意咯?那我就用啦,嘿哟。”

    “啊啊?什么?”花井回神,发现田岛已经自顾自地去拖发球机,连忙三步并做两步地跑上去,一边碎碎念着大家都还没来不大好吧一边帮忙,“这就要开始练习了?”

    “嗯!”

    元气的回答,竟然将花井心里那一点琐碎的阴霾一扫而空。

    弧线。飞跃。天空。

    球棒击中球那一刻的声音非常悦耳,却不知要用什么词来形容。

    花井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脚已经自发地走到了田岛旁边,微微蹲下,仰头。

    “你干嘛?”

    花井抿了抿嘴,保持着自己的头和田岛的头同样高度。“是这样啊。”

    “啥?”田岛莫名地抓了抓头。

    “田岛看到的天空,好像比我看到的要大一些呢?”

    “哈啊?花井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吗?还是没有……呃!”

    手被握住了。

    手握着球棒,手又握着手。四只手粘连一气,宛若花结。

    “我可以帮助你吗?”

    田岛愣了愣,“花井你在干嘛这样根本不能击球吧!”

    “说的也是,”花井微微笑着松开手,“那么就全交给我吧,你不能做的,我会替你都做到。把我的手……借给你。”

    田岛抬头看花井,眼神清澈得仿佛天空。

    “那么就拜托了。”

     【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长壮实点。哦,更重要的是,要先能打到球。你真啰嗦!】 完。 ++++++++++++++++++++++++++++++++++++++++++++++++++++ 什么就“完。”了呀!【打脸】 

    莫名的后记:

    于是今天折腾了一天到晚上终于能喘口气于是来写文……好久没写了所以先写篇短的练练手,时间紧任务重大家原谅我吧TvT【你去死】话说这篇其实是无CP=v=【喂】 我真的好心疼田岛小朋友>///<最后,我真的是虎头蛇尾达人一号,sto…orz
    分享到:

    评论

  • 好可怕,不愧是同人女的文文~我看的直-_-
    回复宿羽说:
    没有吧,我觉得我这篇很正直的说=v=
    2007-07-13 16:55:52